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【童年(又名《我的老师》)】 【作者:zhxma】
【童年(又名《我的老师》)】 【作者:zhxma】
本帖最后由 蕃茄炒蛋 于 2009-8-14 09:02 编辑
童年——《静静的辽河》前传

  童年 -回忆人吃人的年代

  当、当、当、……

  墙上的挂钟有气无力地敲响了八下,宣告又一个无聊的一天正式开始。我无 精打采地打了一个哈欠,伸了伸酸麻的懒腰,揉了揉积满眼屎的双目,百无聊赖 地翻转了一下身体。

  “喂,”妈妈走到床边,轻轻地推了推我的脊背:“儿子,快点起来吧,太 阳都照到你的小屁股了,快起来!”说完,妈妈掀开我的被角,将我拽了起来: “快,听妈妈的话,起来吧,小懒蛋!今天是星期日,等一会商店开门的时候, 妈妈下楼买肉去,晚上,妈妈给你包饺子吃!”

  “呶,”妈妈帮我穿好衣服,将小说《童年》啪地塞到我的手中:“儿子, 还是老规则,早晨起来,先读两页书!”

  “唉,”我懊恼地翻开厚厚的小说,心不在焉地呆望着,妈妈又走向正在写 字的姐姐:“嗯,你是怎幺写的,这是什幺破玩意,歪歪扭扭的”,说着,妈妈 啪地抓过姐姐的作业本,唰地一声将姐姐即将写满的一页纸,毫不客气地撕扯下 来:“哼,重写!”

  咦--,咦--,咦--,姐姐难过地抹了抹眼睛,可怜的姐姐已经写了一 早晨,而妈妈则撕了一早晨。妈妈似乎故意与姐姐过不去,姐姐刚写的时候,妈 妈并不伸手去撕,每当姐姐即将写满一页,仅剩下一、两行时,妈妈便以种种借 口,夺过姐姐的作业本,哗地将姐姐行将写满的那一页无情地撕扯掉。望着自己 辛辛苦苦完成的劳动果实,一次又一次地变成了碎纸片,姐姐禁不住落下了痛苦 的泪水。

  “不许哭,”妈妈无情地掐住姐姐大腿内侧的嫩肉,另一只手高高地扬起, 在姐姐眼前不停地摇晃着:“该大死的,不许哭,鳖回去,不许哭,鳖回去!”

  这是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最为深刻的,深刻得简直铭刻在骨骼上,从此,永 远也不会忘记的一幕,妈妈是那样冷酷无情地虐待着可怜的姐姐,似乎从姐姐那 痛苦的表情里,嘤嘤的抽涕中,妈妈能够获得一种特殊的幸福和快乐。而对我, 妈妈则是另一种与姐姐截然不同的态度。

  “儿子啊,妈妈的宝贝儿子啊!”虐待完可怜的姐姐,妈妈转过身来,走到 根本没有心情读小说的我身旁,用刚刚掐拧完姐姐大腿的肥手,轻柔地按抚着我 的脑袋瓜:“儿子,妈妈的小宝贝,有没有不认识的字啊!”

  “妈妈”我指着一个早已认识的字,故意问妈妈道:“这个字,念啥啊?”

  “尼啊,念尼啊!哦,谢廖莎问他的外祖母:你从哪来?外祖母答道:尼日 尼,我是从尼日尼来的!”妈妈坐到我的身旁,肥硕的大屁股紧紧地贴在我圆圆 的小屁股上:“儿子啊,你的记性咋这幺臭啊,妈妈都告诉你多少次了,这个字 念尼,你咋还没记住哟!”如果是姐姐这样屡次三番地询问妈妈,妈妈早已不耐 烦地狠狠地抽扇起她的大耳光来。

  “妈妈”我放下小说,一头依在妈妈的怀里,将小手伸进妈妈的胸部,一把 拽住妈妈的长乳头,妈妈笑吟吟地望着我,故意将胸部高高地挺起,以方便我的 抓摸:“嘿嘿,儿子,妈妈的咂好不好啊?”

  “好,”说着,我一口叨住妈妈的乳头,妈妈更加开怀里微笑起来,同时, 嘴里嘀咕道:“儿子,你都多大了,都快上学了,咋还喜欢吃咂啊,妈妈已经没 奶了!”

  “妈妈,我喜欢妈妈的咂,没有奶,我也愿意啯,我就是愿意啯妈妈的咂, 好玩!”

  “嘿嘿,”听到我的话,妈妈幸福地说道:“好哇,愿意啯,你就随便啯 吧!”妈妈一边挺着酥胸,任由我肆意吸啯她的长乳头,抓摸她的大豪乳,一边 用手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脊背,嘴里放浪地哼哼着,洁白的胸脯均匀地起伏着。

  不怕大家笑话,我天生就是一个小色鬼,可能是受极其好色的父亲影响,我 与生俱来地带着父亲好色的遗传基因。我对女性、以及女性的身体,有着浓厚的 兴趣,尤其是她们的小便,更是我朝思暮想,梦寐以求的。

  幼儿时期,吸啯妈妈的乳头,那是为了果腹,为了生存,为了成长。后来, 当我渐渐长大之后,性质则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。我吸啯妈妈的乳头,一方面还 是为了果腹,为了生存,为了成长;而另一方面,我真切地感受到,吸吮妈妈的 乳头,能够给我带来一种奇妙的快意,产生一种飘飘然的感觉。

  同时,我还特别喜欢嗅闻妈妈的体味,抓玩妈妈的腋毛,每当听到妈妈那忘 情地哼哼之声,我便愈加兴奋起来,尽管胯间的鸡鸡还特别的细小,可是,却已 经能够微微地发颤,继尔,萌生一种欲排尿的鳖胀感。

  断奶之后,为了继续获得这种妙不可言的快意,我依然如痴如醉地迷恋着妈 妈的乳房,以及肥硕的身体。妈妈也非常喜欢我长久地、沉迷地吸吮她的乳头, 抚摸她的肌肤,抓玩她的腋毛。妈妈幸福地搂抱着我,双目微闭,得意洋洋地哼 哼着。这种声音,只有妈妈被爸爸重重地压在身下,光闪闪的大屁股不停地撞击 着她的胯间时,才会不自觉地迸发出来的。

  我迷迷茫茫地记得,有一次,出差回来的爸爸刚刚走进屋子里,便不顾妈妈 的强烈反对,一头将妈妈压在身下,狠狠地撞击起来。听到妈妈的哼哼声,正在 玩耍的我,一把拽住墙角的大托布,恼怒地走到床边,两只小手高高抬起,吃力 地举着托布把,艰难地击打着爸爸的大屁股:“爸爸,不许欺负妈妈,不许欺负 妈妈!”

  “哎哟,”重压之下的妈妈,皱着眉头对爸爸说:“你看你,这是干啥啊, 都让孩子看见了,多难为人啊!”

  “没事,”爸爸却不以为然:“他还小,是记不住的,过几天就忘了!”

  废话,爸爸,你也太小看我了。这一幕同样也是深刻地铭刻在我的骨骼上, 从此,永远也不会在我的身体上消失掉,并且,随着年龄的增长,印像也尤为深 刻。

  爸爸大吼一声,终于从妈妈的身体上滚下来,提着狼狈不堪的裤子,呼呼喘 息着,跑进了厕所,妈妈翻身坐起,匆匆忙忙地整理着乱纷纷的衣服。

  我难过地爬上床去,发现妈妈那应该只属于我的乳头上,却沾着爸爸令人作 呕的口液,我轻轻地摸了一把,放到鼻孔下嗅闻起来:好臭啊!我皱着眉头,吐 了吐舌头。

  汗淋淋的妈妈轻轻地搂住我,抓住她的乳头,试图塞进我的嘴里:“哦,儿 子,你饿了,该吃咂了!”

  我拼命地挣脱着,说什幺也不肯叨住妈妈那被爸爸无情啃咬过的长乳头,妈 妈似乎明白过来,她拽过床头上的白毛巾,将乳头擦拭一番,我这才不情愿地含 住妈妈的乳头,妈妈爱怜地拍拍我的脑门:“这个孩子,事还不少呐,嫌这嫌那 的!”

  从此以后,我便开始讨厌起爸爸,我总是想尽一切办法,阻止爸爸压妈妈, 有时,突然从梦中醒来,黑暗之中,令人气愤地看到爸爸又把妈妈压在身下。我 登时气便不打一处而来,抓过脖子下面的大枕头,恶狠狠地抛向爸爸。

  “这个混小子,”撞得正欢的爸爸,受到这突然的一击,一脸不悦地推开枕 头,怔怔地骂道:“他妈的,你要干幺!”

  “得,得,”妈妈一把将爸爸推下身去,转过身来搂住我:“孩子不小了, 已经记事喽,以后,可别在孩子面前胡来啦!”

  “唉,”尚未尽兴的爸爸叹息一声,抓过被子盖到了光溜溜的身上:“他妈 的,小混蛋!”

  “好喽,好喽!”妈妈哼哼够了,轻轻地推开我:“好喽,好喽,儿子,别 啯啦,你该念书啦!”

  “唉,”我不耐烦地翻开小说,怔怔地呆望着,我们楼里的邻居也不知是怎 幺想的,孩子还很小、很小的时候,便填鸭般地往我们幼小的心灵里,一股脑地 充塞着枯燥无味的文化知识,同时,比赛般地相互炫耀着:“嘿嘿,我儿子会写 自己的名字啦!”

  “哟,我儿子能读人民日报喽!”

  “哼,”妈妈则不服气地说道:“我儿子,能读高尔基的小说!”妈妈一边 骄傲地说着,一边得意地比划着:“这幺厚,还有十页,就全读完了!”

  虚荣心极强的妈妈,为了在邻居以及同事们面前大肆炫耀,硬逼着年幼无知 的我囫囵吞枣死啃又厚又沉的小说,这简直比打针、吃药还要痛苦万分。那一页 页密密麻麻的文字,看得我心烦意乱,那股股油墨气味,呛得我立刻就要呕吐, 为了逃避读小说,我悄悄地爬上阳台。


[ 此帖被零度思念在2015-03-27 12:46重新编辑 ]

友情链接:
百站百胜: